雨鱼雨鱼🐳

🐳

【叶修生日贺 -ALL叶ALL】阿宁的世界

好想吃肉…………:

文里的梗都没恶意,更没针对,这就是一篇纯粹的恶搞搞笑文啦!


希望我叶每天开开心心XD生日快乐,喜欢你!最喜欢你!明年也要喜欢你!要看着你加油>_____<!!!




 


阿宁的世界


 


 


大家好,我叫阿宁,是兴欣网吧的一名光荣的劳动工作者。


我的爱好……呃,以前是看韩剧。


今天来到这里呢,是因为在生活中遇到了一点小困难,希望大家能帮我解决一下。


 


冒然说起来其实有点奇怪,但是我发现了一件事。


其实我会穿越。


 


不要笑,我是认真的困扰着的。因为这项技能我不能自由掌握,就算是吃饭吃地停不下来也很苦逼吧。如果我能选择,我肯定愿意穿越到韩剧世界里,而不是每天早上在我们网吧观察人类。


每天早上。


如果你小时候也看过马丁的世界,一定能理解我的感受。每天早上醒来首先需要观察一下人类,揣测一下当前的世界观,然后才能确定自己该干嘛。


简直感觉自己是个萌萌哒小魔仙。


 


我真的是一个很普通的网吧小妹。


我们网吧以前也是一个普通的网吧,大家都是服务业的群众,每天无所事事服务网民挣点小钱钱,敬爱的老板娘带领我们勤劳致富。非要说的话,后来终于有了那么一点不一样。


具体不一样在哪里啊?


嗯,怎么讲呢……对了!我们新来的网管其实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我真的是认真的啦。


我一开始其实也没发现这个事实。在我还没穿越的时候,我只是听老板娘说过叶哥特别屌炸天,是她以前的男爱抖露,虽然看老板娘对待叶哥的方式,并不像我对我心爱的爱抖露和偶吧,但是,毕竟是爱抖露啊!那一定是屌炸天的。


不过鉴于我是个现充(我觉得),叶哥是个死宅,我并不了解叶哥在他的次元到底是怎么屌炸天。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是主角级别的屌炸天啊!


 


我认识到这一点,差不多是穿越开始一周之后吧。


穿越的第一天,其实我是没有发现自己穿越的,毕竟别人穿越都要换一个世界观,从现实到奇幻,从现代到古代,从中文到鸟语,而我的第一天是如此平平常常。


非要说的话,其实也不是特别平平常常。但是这个不平平常常,不是世界观意味上的不平平常常。世界还是我们的世界,我还是一个热爱韩剧的网吧小妹,叶哥还在我们网吧打着游戏。


但是吧,怎么说。哎……简单来说,这好像是一个基佬的世界……


不要露出“你少见多怪”的蔑视表情啊,太明显啦!


啊,首先申明一下,我不歧视基佬的。


虽然我的理智这样说服自己,阿宁,你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话是这么说,我的情感上却好难接受啊。毕竟我突然发现认识不认识的每一个男人,都变成了基佬。对,每一个。他们眉来眼去,缠绵悱恻,互相吃醋的样子,浑然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异性恋一样。


心好累。


我一直没有胆量去试探老板娘和小唐姐的性取向,真的好怕,好怕她们会爱上我。


 


惊吓来的循序渐进。


那天早上我正常醒来,躺在我的床上思考人生,没有发现世界已经改变了。我踩着点到网吧接替叶哥上班,叶哥和往常一样跟我打招呼,懒洋洋的样子,蹲在那里吃早餐。我点开我追到第二百三十一集的韩国电视剧,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一切正常,但是异变突然发生了。


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走进了我们网吧。


这件事本身倒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我们网吧干的是正经服务业,每天都要来不少不认识的新客人。但是今天这个男人比较特别。


嗯……特别,帅。


你感受一下。


 


后来我暗搓搓地查百度,知道帅哥原来叫周泽楷,同时我还知道了他的身高血型星座三维应援歌应援色,好棒,又有了新的男神可以舔了。这么帅为什么不来演电视剧呢,和我心爱的女爱抖露站在一起一定很搭。我思索着,不禁感到一阵失落。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我一直盯着来人的脸看,以至于当他抱住了我们叶哥的时候,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帅哥贴着叶哥的脸,他们靠得特别近。叶哥的身体僵住了,帅哥挽着他的手,深情而郑重地说“前辈……接受我吧。”画面好美,我不忍心回想。


但当时的我还很天真,猜测:这是他们那个圈流行的角色扮演游戏吧。所谓的COSPLAY什么的……前辈后辈,医生护士之类的。


因为那个气氛好琼瑶啊,真不是正常谈恋爱的人好意思做的。叶哥没有说话,两人对视着对视着,粉红色的气泡都要飘起来了,叶哥的耳朵慢慢得红了。但他忽然痛苦地摇摇头,不说话。哎……当时我还很天真,居然为了这样的叶哥惊讶了起来,觉得这跟他的形象不太搭。


现在我才知道,年轻啊。


周泽楷执着地看着他,重复了一次:“接受我吧。”咬住叶哥的耳朵。


叶哥颤抖着,叹了一口气,说:“小周”。


小周理解了他的默认,激动地说:“前辈……”


然后他们理所当然地,噗嗤一下,亲上去了。


 


再郑重申明一次,我不歧视基佬。


真的,从小学时我姐就每天咬着牙,在我面前恨恨地念叨“可恶,今天的TAG又输了。AB滚粗,BA才是世界的正义。总有一天我们BA会成为第一热CP,让你们这群渣渣都跪舔”,她看起来好可怕,好狂热,给我留下了萌CP的女人不能惹的心理阴影。很小的我就学会了面不改色,高举双手说“全宇宙都萌BA,BA万岁!”。


但说实话,我心里一直觉得A和B一起争女主比较萌。但是我这辈子不会告诉我姐的,她肯定会暂时忘掉和BA的仇恨,先来弄死我。


有这样的老姐,基佬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我不好意思看了。


当众舌吻啊!狗男男,不要脸,好害羞。


我害羞地捂住了脸,隔了几十秒才偷偷睁开。


我惊讶极了地发现,我们整个网吧的网管和网管小妹,我所有的同事包括老板娘在内,都围了过来。


 


要是平常,老板娘对我们再客气那也是管钱的。她过来,我肯定吓得一秒关韩剧,装作我在干正事。但是当时我们老板娘的那个表情,愣是让我连看的是哪国的剧都忘了。


我们老板娘吧,我很喜欢她的。年轻又漂亮,干练又仗义,是个女强人,我超级羡慕的。


但当时的老板娘表情好像看到平常大结局的我哦……她依偎着小唐姐,两人双手交缠,流下了惊喜和感叹的泪水。老板娘带着柔和的笑容,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对小唐姐满怀欣慰地说:“柔柔你看,多好啊。”


“是啊。”我们网吧另一个气质美女,小唐姐淡淡地微笑着说。


老板娘又叹了口气,擦了擦眼泪:“这么久了,叶修总算接受除了韩文清喻文州张新杰黄少天王杰希肖时钦邱非以外的男人了,沐沐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我要打电话告诉她。”


“是啊。”小唐姐淡笑不改,说。


我:“……”


我:“……………………”


我惊恐万状地看着老板娘,又看着小唐姐,又看看老板娘,又看看小唐姐。感觉自己听到了非常可怕的话。


 


为什么你们这么自然地开始讨论起了一个男人(叶哥在那个世界确实是个男人)接受另一个男人的话题!快醒醒!


我一阵眩晕。


更让我眩晕的是,只有我的表情很不对劲,我的同事们纷纷笑着看拥吻的男人。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我想,虽然叶哥是个基佬我觉得很诧异,但既然他都和一个帅哥当众舌吻了,那……基佬就基佬吧!至少长得帅啊。在这个世界上,长得帅干什么都是正义的。


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拥抱在一起,吻得快要窒息的那两个男人,目光溜了一圈,最后还是定焦在周泽楷的脸上。


啊,真的好帅哦。我也好想弯一弯。


我羡慕地想。


但是问题不在这里啊,我猛地摇头,掐指一算:嗯,韩文清喻文州张新杰黄少天王杰希肖时钦邱非……可怕,一共二十个字。


理性推断,如果按一个人名字五个字算,这里有四个男人,再加上眼前的周泽楷,合计五个男人。如果按一个人名字两个字算,这里有十个男人,再加上眼前的周泽楷合计……


十一个男人。


天啊,我当时绝望地想,没想到我居然生活在一个这么淫乱的世界里。好可怕。


 


一直到那一天的晚上,我还是没意识到自己其实穿越了。哪怕这一天里又有好几个男人找上门来,跟叶哥这样亲亲,那样亲亲,甚至互相吃醋地瞪来瞪去,打开了我古怪的新大门。我都能维持面不改色地路过,心里默默地想:“哦,你们开心就好”。


毕竟这是一个基佬的世界啊。我宽容地想。


我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


唯有喻文州(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彬彬有礼地告诉我的)和周泽楷一前一后抱着叶哥,维持着和睦的态度,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房间,很久没有出来。


我下班了,他们还是没有出来。


我吃着桃子,假装什么都没发现,安静如鸡地关掉了电脑屏幕,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还在挣扎在狂霸的男一和温柔的男二之间,她都已经挣扎了五集了,还是舍不得这个,又放不下哪个。为什么不选两个呢?……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忧郁地看着月光,为我的新世界大门情不自禁地叹息了起来。


好羡慕哦。


啊不是,是好淫乱哦。


 


我的羡慕到了第二天为止。


我花了一个晚上,敷着面膜,吃着水果,总算消化了叶哥有八个男朋友的事实。我又从百度上对号入座了他们的名字、身份和脸,略微了解了一下他们那个《荣耀》职业选手的世界,虽然还是没打算去玩,但第一秒我选定了我爱的战队,轮回,就决定是你了,脸好看!一看就值得一吹!


第二天,我信心满满地来到我们网吧。


我觉得我已经不会再少见多怪了。


 


好香的味道啊。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我站在网吧门口,吸了吸鼻子。


好像是鱼香肉丝的味道……还没吃早饭,肚子好饿。


好想吃。


不过为什么大早上老板娘她们会在吃鱼香肉丝呢?这道菜老板娘挺喜欢,但是油大,又辣,不好吸收。早上吃会胖的!我怀着这样的疑惑,走进了网吧。


我跟小唐姐打了个招呼,坐下之后,觉得鱼香肉丝的饭味变淡了。我蹲在电脑前,心不在焉地四处打量,到底谁在吃外卖啊?


不是小唐姐,她正困倦地坐在电脑前,手撑着头,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刚通了个宵,哎,说好的熬夜都会有黑眼圈呢,为什么小唐姐还是那么好看?这个看脸的世界,我心塞地想。也不是老板娘,她正精神十足地跟我一个同事谈天说地。也不是小陈……这货早上居然比我来得还晚,可耻!


我看了一圈,没有找到谁在吃外卖,倒是看见围着一层围巾的喻文州从楼上下来了。他隔着围巾看起来也愣是精神十足,温和地对老板娘笑了一下,说:“早上好。”


“啊,早、早上好!”老板娘受宠若惊地说。


队、队……


嗯……是蓝……蓝宇的队长!我努力地回忆着昨天晚上记下的资料。


接下来我沉重地回想起昨天下午,他、周泽楷和叶哥亲亲爱爱地一起进房间的景象。


长得好看的都是基佬。


不对,长得不好看的也是基佬。


 


然后我古怪地发现,在他走近的过程中,鱼香肉丝的味道又浓了起来。


我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左看看右看看,很快确定,这味道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总感觉画风很不对的样子。


我犹豫地看着那个叫喻文州的男人,明明长着一张小资情调猫咪咖啡馆的脸,看起来也很有气质,却喜欢吃鱼香肉丝吗?真是一个没想到的接地气的人啊。


但是为什么都没有人觉得奇怪呢?


感觉越来越不懂这个世界了。是我以前活得太肤浅了吗?我当时哀痛地想。


 


喻文州好像很敏锐的样子,发现了我的目光。他侧过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请问出了什么事吗?”他向老板娘道谢后,拿了两份热腾腾的豆浆,准备带上去。彬彬有礼地走过来问我。


糟糕。被发现了


我不好意思地支吾起来。


他立刻笑笑说:“对不起,是我问得太冒昧了。”


真是一个温柔的男二啊……我情不自禁地脸红了一下。明明知道他们都是基佬,我还是没忍住想多和优质男说两句,于是我大着胆子说:“没什么,我就是闻到了……呃,菜味。”


他的目光好像一下子变了,非常古怪地看着我。


“味道?”喻文州重复道。


“……味道?”他这么一重复,我忽然不确定了起来,也下意识地重复了一次。


他看着我,噗嗤地笑了出来。


对,就是噗嗤一下,我还第一次见到有人噗嗤得很优雅啊!眼睛弯着,嘴唇翘着。你们感受一下,那个气质真的好男二啊!很像我小时候迷恋的花泽类……可恶,为什么基佬总是帅帅的呢!为什么帅帅的都是基佬呢!


真是一个冷酷的世界啊。


我听见喻文州说:“你是说我的信息素吗?确实是个比较不常见的香形,也难怪你会觉得奇怪。”


 


其他的先不提。鱼香肉丝也算是……香形吗?


不不不,首先……信息素,是什么啊?香水?好高洋上的香水名称啊,一听就是外国货。


但是外国人也爱鱼香肉丝吗?我迷惑不解。


但是喻文州一脸宽容的“我理解你”,“我谅解你”,“我明白了你的好奇”,让我实在不好意思开口问。


总感觉回到高中时代,我去问学霸题。我小心翼翼地说“这道题怎么算啊?”学霸耐心地解释:“哦首先用最简单的公式A然后变化一下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最后这样那样……最后就得出了结果。还有哪里不懂吗?”沐浴在学霸柔情的目光中,我只能神色正直地说:“懂了懂了,辛苦学霸了”。


然而那个最简单的公式A,到底是个什么啊?


我的心情大概就是这样子了。


在我感悟到这个世界是个基佬的世界后,突然发现了它的很多面。过去的我究竟从生活里学了一些什么呢,根本不足够我过完这辈子吧。我惆怅了起来。


喻文州还在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只好点点头,说:“哦!原来是这样啊。确实很奇怪呢。”


 


我们俩相对无言了一会,叶哥磨磨蹭蹭地从上面下来了,他倚在一边墙上,眼睛找了一圈,找到喻文州。


叶哥说:“你拿着豆浆在这儿干嘛呢?”


奇怪……叶哥一走近,总觉得又闻到了一股烤鸭的味道。


喻文州走过去,温柔地抱住他,说:“没事,这就上去了。”


他们立刻啾啾啾啾了起来。这个男二的福利真好啊。我情不自禁地想。


叶哥亲得意犹未尽,别开头,指指他的手:“大清早的,喻文州你别闹。”


这种话不要等亲完了再说好吗?我尽量维持目不斜视,看着我一片空白的屏幕。我突然发现我今天还没打开我的韩剧。糟糕,被意料之外的现实吸引,我都快忘记自己这一大乐趣了。


说到电视剧,哦对了。我最新爱上的男神周泽楷呢?昨天他们三个不是一起进房间的吗?


也许是我斜视的目光太惹人注目,叶哥拍掉喻文州放在他腰上的手臂,看向我:“怎么了?有事啊。阿宁?”


我在他纯良的神色中挣扎了一秒。


最终,我对偶吧的爱情胜过了理智,我尽量委婉地说:“那个,叶哥……周先生呢?”


“周先生?”叶哥大惑不解,“什么周先生?哪个周先生?”


“就是……周泽楷先生啊!”我急切地比划着手。


我们俩好像盲人摸象一样对着暗号,叶哥一脸不解,我对叶哥的不解更不解。天啊,居然这么快就忘了。我十分不满,昨天你们还当众舌吻来着!


狗男男。真让人羡慕嫉……我是说,不忿。


 


是我的错觉吗?当时我总觉得在我说“周泽楷”的名字时,喻文州的神色默默变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叶哥一眼,没说话。


叶哥眼皮跳了跳,面不改色:“小周他怎么了?”


我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被气氛镇住,犹豫了一下。


喻文州侧头,平静地对我微笑了一下,温和地说:“阿宁小姐,有事就问呀。”他居然记住我的名字了,好感动。


“昨天周先生不是……来找叶哥吗?他什么时候走的啊?”我沉浸在感动中,问完了这句话。


我问完这句后,本能地感觉到哪里不对。是气氛,气氛突然变得很古怪。喻文州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他默默地看着我。


我默默地看着他。


他默默地看着叶哥。


叶哥默默地看着我。


……


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在喻文州拉着叶哥,连豆浆都没拿,匆匆忙忙上了楼后,一声门响亮传了下来。满室噤若寒蝉,我茫然地坐在电脑前,思考着问题。


然后我意识到老板娘和小唐姐都看向了我,神色古怪。


我不懂发生了什么,我疑惑地回看着老板娘,老板娘开始看天看地,逃避我的眼神。我锲而不舍地盯,盯,盯,老板娘最后终于长叹一声,走过来摸摸我的肩膀。


老板娘委婉地对我说:“阿宁啊,就算真的看见了……那个什么,也不要当着你叶哥老公的面说出来啊。现在AO结婚不容易,信息素还这么匹配……当然啦,我也不是说要原谅出轨的渣男……但是真没想到啊,叶修和周泽楷居然……平常也没看出叶修是颜控啊,哎,还好我们沐沐也是个O……”她碎碎念着,完全沉浸在了沐姐的世界里。指望不上了,这个追星的人。


我看小唐姐,然而小唐姐也看着我,叹口气,摇摇头不说话。


气氛太鬼了,以至于我居然第一时间没有发现“老公”这个关键词。


我只好满头雾水地想:鱼香肉丝和北京烤鸭……原来很配吗?


 


当天晚上,在经历了一系列冲击(其中包括老板娘忽然捂着脸,说的:喻文州和叶修有了一个儿子,他们分了沐沐还能不能好好当干妈了),我终于开始慎重地思考,其实我是不是穿越了?


没有察觉到这个世界有很多基佬,可能是怪我太坐井观天。但是没有察觉到多了三种性别,而且男人能生孩子,就肯定不是我的问题了。


A,B,O。


好像是这么叫的吧。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查了一下,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它们的是Alpha,Beta和Omega。怪不得听起来那么眼熟,高中的时候好像经常听学霸用在数学上来着。网页上说,Omega还可以生孩子。男的女的都能生孩子!


我看着Omega保护协会的“生A生O都一样”的标语,不禁醉了。


这个世界的人权问题看起来很严重啊。


 


关了电脑,我想:看来这个世界的电视剧,男女主应该叫AO主,这个设定好像有点有趣,一旦接受了……不不,不能接受啊。


说起来我到底是什么味道的信息素呢?我安心地接受了自己穿越的设定后,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我打开手机,兴高采烈地百度了一下,点进一个网页。嗯,综合看下来,原来我是个Beta,再查找Beta……靠!


我愤恨地摔了手机。


凭什么Beta就没有信息素。


事实上,直到今天我依旧对这点愤愤不平,老板娘和小唐姐和沐姐在不同的世界里A过,B过,O过。唯有我,一直是个围观路人的Beta。这个世界谁特么设定的,还让不让女孩子好好地幻想“千里缘来一信息素牵”的人生了。气。


 


哦对不起,我又忘了,这是个基佬的世界。


心塞塞。


 


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我到了网吧。面无表情地看着喻文州和叶修在对峙。今天又发生了什么呢?


我看着喻文州在叶修面前故作坚强,颤抖地最后咬出一句:“那……孩子呢?”我眼睛一亮,今天我说不定能看见孩子呢。我对孩子的兴趣不大,但对男人和男人的孩子还保持着好奇心。


叶哥却倚着墙,露出冷酷的厌烦的表情,他说:“你烦不烦,我已经说过了。我爱的是少天。”


……哇,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天是谁啊?


不不,哇……好渣哦,叶哥!


我内心感叹,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脑屏幕,今天一来就看到这样的戏码,我连电视剧都不想点开了。眼角控制不住地一直往叶哥和喻文州身上走。


这气氛,这构图,太妙了。我沉醉其中,情不自禁地代入了我前段时间追的片子里的女主和她前男友。


关于女主和前男友的故事演了三十集,他和女主分分合合,拆拆散散,女主全身心地爱他,他心中却一直存着一朵白月光。在我仇视的目光中,“我不爱你啊!”电视剧里前男友冷酷地对女主说。


女主被教了做人,强忍着眼泪,半夜买醉,结果不小心睡了跨过公司的冷酷总裁。这部戏的正片终于从这里开始了。女主在泪水中,终于从小白莲花成长成了让一夜对象的霸道总裁也不禁怦然心动的腹黑——黑莲花。


真的,我超喜欢那剧的,尤其是后期前男友和霸道总裁争女主,女主冷漠地喝着红酒,想:“肤浅的男人们。”的这个桥段,简直爽爆了!但是我无论怎么给我姐推荐这部剧,她却都不愿意看。算了,给她看万一非要我高举双手宣誓“前男友X总裁的CP万岁”呢!


还是不要安利给她了。


 


我盯着喻文州的脸,情不自禁地代入了女主角。


这一刻我已经忘记了昨天他腹黑男二的形象。


真的很好代入,真的。


喻文州的神色又愤怒,又伤神,坚强又柔弱,我的心都要看碎了。但叶哥转过头,愣是不看他。喻文州嘴唇动了动,泪水无声地,下来了。


他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叶哥,维持自尊,走了。


叶哥眼神动了动,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手指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烟。他点了一下,没点上,第二次才点上。


叶哥深深地抽了一口烟,垂下眼睛,咬着嘴唇痛苦地说:“文州……”


……


天啊,好酸爽,我深深地沉醉了。


 


这部上演在我身边的狗血电视剧,让我一直激动了一天,一直到晚上才回忆起来。


不对啊,说好的A是男主,O是女主呢。


为什么他们俩的戏份反了过来。


我思索起来。不过这一次我学乖了,悄悄试探了老板娘,老板娘似乎跟我一样,已经沉浸在了喻文州女主的世界里。


我只提了一句,她立刻愤怒地跟我吐槽说:“叶修有喻文州这么好的Omega居然不珍惜,他们都有孩子了啊!喻文州多不容易啊!喻文州为他那么伤心真是不值得!连沐沐都不开心了!我们都觉得叶修变了。”


老板娘……我惊呆地看着她,心想:你是哪边的?沐姐又是哪边的?在旁边点头的小唐姐,你又是哪边的?


咱们不是前男友……啊我是说叶哥的亲友团吗?电视剧里我们不应该百般欺凌女主角吗?我连泼他一裤子水都想好了!


这个世界我不懂。


我失落地想。


 


那一天我还没有意识到。问题不在叶哥可以是一个A,也可以是一个O。可以是一个傲娇,也可以是一个渣……前男友。


问题在叶哥的性别是不固定的。


这么问题有多复杂,等一下我会分析给你们听的。


 


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大概已经过上了一个月穿越的日子。习惯了马丁的世界后,我已经浑然忘记了自己以前看连续剧的爱好,每天上班都期待着叶哥的新剧情。和叶哥比起来,其他剧里男主女主的脑洞真是太小了。


世界上的编剧都太肤浅了,完全比不上叶哥。我骄傲地想。


叶哥一定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暗自揣测着。


毕竟叶哥在哪个世界都是如此非同凡响的角色。


在这一次让我认清叶哥性别问题的旅程之前,最让我惊讶的一次经历,是叶哥居然成为了一个我没认出来是哪个时代的王朝的皇帝。皇帝,真是太苏了,我好激动。这次叶哥一定又是一个男主角吧。我艰难地给自己化好古代妆,傻笑起来了。


虽然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是个小宫女啦,小唐姐都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内廷女将军呢。好羡慕,小唐姐长得好看,还是主要配角。而我就是个路人甲的角色。心塞塞。


那天的叶哥有一个一提起就静默流泪的元皇后,有俏丽的妃子,活泼的妃子,端庄的妃子,各种各样的妃子……人居然有这么多,我都认不全。我一天看了两三场宫斗,王杰希和黄少天彼此冷嘲热讽,不远处的周泽楷落入水中,“啊”地一声,刺破天穹。叶哥震怒……


回到隔间睡着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激动的。


每个女人都有一颗宫斗的心,哪怕宫斗的是男人呢。我愉快地回味着那天的剧情,睡着了。


可惜第二天还是转台了。


我好依依不舍,回去特地百度地记住了这一两百位后宫的名字和身份,追韩国组合一样记在了心里。人就是不逼自己,我跟你们说,当你们怀抱着巨大的愉悦感时,一夜记住两百人也完全不成问题。


 


其实,如果不是那一天的意外,我一定会把皇帝的一日投选成我心中的一号位。可是那一天实在太让我惊讶了。


毕竟我连称呼都不得不改了。


我没法喊叶哥了,十分拗口地喊叶哥叫“叶姐”。


这个世界出乎意料,叶哥不愧是主角。


实话实说,叶哥……姐的身材真是一级棒,脸蛋又青春,脾气也好,我在震惊过后,很快愉快地接受了新女主角的设定。说起来,我甚至还有点小激动,这么多天下来,我都已经快忘记自己以前萌的是男主角和女主角了。


 


我的心在久违的男女小暧昧中扑通扑通跳动,脸都红了。这一天过得很愉快,我还跟老板娘一起摸了摸叶姐的胸。晚上看了那个叫王杰希的微草队长约叶姐出去吃饭。


两人一个西装革履,一个穿着小礼服。手挽着手,彼此凝视,忽然一笑。


那画面真是美极了。如果王杰希挡上大小眼,一定更加美。我遗憾地想。


问题在于,第二天我发现,叶哥变回了男身,却又有了新的性别。向导。什么是向导啊?在这个没有电脑的作战系世界里,我是一个光荣的系统指挥员。憋着一肚子问题没法问,我觉得我要被闷死了。


我的闷死了持续了至少三天,两天里我看着叶哥是一个所有哨兵追着他跑的向导,高冷又战斗力爆表,自己给自己当哨兵。终于适应了这个设定后,第三天叶哥又成了一个光荣的自己到处跑的哨兵,依然战斗力爆表,可惜无法给自己当向导了。


好复杂的世界观。


心塞塞。


 


话说到这里,你们可以感受一下我每天早晨的苦恼了吗?


不能?我们计算一下:


A,B,O三种性别。


男,女两种性别。


哨兵,向导两种性别。


乘起来一共有十二种可能,这还不算减少性别观后减去的那部分数量。每天早上起来,我至少要揣测叶哥今天到底是哪十二分之一,计算起来,猜对的几率怎么着都只有不到百分之十。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老板娘每次都要无情地嘲笑我,戳着我的额头说:“阿宁你昨天又看电视剧看了一晚上啊,看你迷糊的。连你叶哥都忘了。”


我真的好想说:冤枉啊老板娘,有了叶哥我就再也不用看电视剧了。我的新爱好已经成了看叶哥。


 


这句话当然不能讲,我哼哧哼哧地憋在心里,感到内伤。


其实,这也就算了,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叶哥的性别,这我不觉得奇怪,毕竟只有我每天面临1/12的选择。但是到底为什么世界上每个人都记得叶哥的伴侣,叶哥的信息素,叶哥伴侣的信息素呢?


两百个选择支啊,我都记住两百个人了还是无法正确识别啊。


更别说有一次一个我没记过名字的男人出现了,这是一个古风的世界,我安心地当茶寮卖唱的。叶哥追在他的身后,大声地叫“小蓝!”男人娇羞地红了脸,责怪地看了他一眼。两个人你追我赶地跑远了。这是个谁呢?我硬是地毯式思索了一天,最后忍不住,偷偷地问了老板娘。


老板娘也责怪地看了我一眼,理所当然地说:“你怎么连你们叶哥唯一爱的人都忘了?”


……放过我,我已经记了两百多个了!


我觉得自己的脸都是扭曲的。


 


这带给我无穷的困扰。


更不要说我闻到信息素的第一反应永远是:好饿,是不是要开午饭了?


不要笑,我真的是很认真地在困扰的。


 


一开始其实我也不当回事,但是我帮叶哥又作了一回死。叶哥晚上挣扎着从房间里出来,他看着我,那眼神死的目光让我不敢抬头,食不下咽。


因为喻文州和叶哥连续两天的“孩子”事件给我带来了很深的印象,我的潜意识在我没有想象到的地方,发生了一个小偏移。


那一天我满怀憧憬,早早地到我们网吧。我在电脑前吃荷包蛋。一个荷包蛋吃完了,叶哥还是没有下来,我问老板娘:“老板娘,叶哥呢?”


老板娘“啊?”了一声,想了想,问小唐姐:“小唐,叶修人呢?”小唐姐说:“嗯……出去带孩子玩了吧?”


“孩子”两个字让我竖起了耳朵。


我喝着豆浆,下意识地想:哦,叶哥的伴侣是喻文州吧。孩子是谁生的呢?A?O?O?A?好好奇啊。我不禁期待了起来。


 


这一次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了男人和男人生的孩子。他跟在叶哥后面,小腿迈得飞快,小孩子拽着叶哥的裤角,奶声奶气地嘀咕着什么,话都说不清楚,居然还这么多话。我怀着爱心,微笑着想。


现在回想起来,我为自己居然错过了这么重要的剧情提示扼腕叹息。


老板娘和小唐姐抱起孩子,高兴地逗他,叫他“小叶”。


我忍了两下,没忍住,好奇地凑过去。这孩子不怕人,看到谁都笑,拽着我哇啦哇啦地叫“姐姐”。好萌,要被甜哭了。一看就是标准偶像剧的包子。


我感动地对叶哥说:“小叶好乖啊!”


叶哥微笑了一下,说:“当然,也不看是谁的孩子。”


是啊,毕竟是世界主角的叶哥和优质男喻文州的孩子。当然是标准偶像剧的性格了,我对此很有信心。我小心翼翼地捏了一把孩子的脸颊,他乌拉乌拉地又叫“姐姐”,好甜,软萌。我内心狂流眼泪,被萌得受不了。


我开玩笑对叶哥说:“女孩子也好可爱啊。那叶哥和喻队什么时候要个女儿吧。”


叶哥:“……”


 


如果事后要帮叶哥补一个合适的心理活动,电视剧版的大概是旁白慌乱地说:“我们的事难道被发现了?!”但事实上大概是:“等等,文州是怎么突然出现的?”然而,事实上,叶哥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反应,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啊?”了一声。


有些人想得,那就更少了。


黄少天慢了几步,满头汗地跟在叶哥后面进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儿童饮料。


他的手一抖,“啪嗒”一声,饮料掉在了地上。


小孩被吓了一跳,在我膝盖上歪着头,迷茫看着叶哥。叶哥还在傻傻地看着我,没顾上理他,小孩被无视得相当委屈,扁扁嘴,从紧张的我膝盖上下去,拽着黄少天的裤子,奶声奶气叫他:“爸爸!”


爸爸。


爸爸爸爸爸爸。


……我操爸爸!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满室寂静,在老板娘和小唐姐震惊的目光里,我的冷汗一下子下来了。


 


我的困扰,大概就是这样了。有句话一定要说,穿越一时爽,嘴快悔断肠。我总算记住了。


其实光是这样也就算了。


前段时间我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把我穿越的这件事委婉地透露给了叶哥。


叶哥在那个世界里性别男,没有ABO,也没有哨兵向导,一整天都窝在下面看看起来挺正常的。让我的大脑稍微从追剧的不舍中超脱了一会。


我忐忑地说完了每天早上的故事,叶哥一开始还笑着,后来看我确实纠结,表情逐渐认真下来,他认认真真地听完了我的话。


“没了?”


“没了。”我老实地说。


叶哥笑了笑,摸摸我的头说:“所以你觉得害怕吗?阿宁。”


“……那倒也没有啦!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回去的,所以现在每天都能找到新乐趣啊,不会很担心。”我说,“但是……嗯,好像已经要忘记叶哥本来的样子了。在我心里的叶哥,是不是和以前的叶哥不一样了。还是……有点担心的啦。”


叶哥坐在椅子上,哈哈笑了起来。


我鼓起脸,羞怒地看着他。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叶哥说,“没有关系啊,阿宁觉得开心就可以了。至于我?”


他看向我,眼睛笑着,“我就在这里啊。”


 


我的心莫名其妙地平静了下来,一天过去,我又睡着了。没有梦的夜晚过得很快。


第二天的早上,我振作起来,信心满满地来到我们网吧。


今天我接替的是散发着Alpha的烟草味信息素,邪狞一笑的总裁叶哥,我高高兴兴地在电脑前坐下来,托着腮思考着今天叶哥的伴侣是谁。王杰希?周泽楷?喻文州?黄少天?……一起?


我想到一半的时候,叶哥站起来,对着我身后忽然微笑了一下。


“来了啊。”


我高高兴兴地转过头,映入我眼中的是另一个叶哥。


 


另一个叶哥。


我看着Alpha的叶哥和Omega的叶哥抱住了彼此。烟草的味道从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我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他们抱在了一起,然后如胶似漆地拥吻起来。


 


我只觉眼前一黑。


救……命……


 


以上,就是我来这里求助的原因了。


 


END



评论

热度(557)